Jtf's Blog

Learn by making

社会算法论

社会是一个基因算法网络。

前言

赫伯特·斯宾塞(Herbert Spencer)是英国社会学的奠基人,也是当代社会学的奠基人。他的主要思想是“社会有机体论”和“社会进化论”。因他的社会进化论后来形成了“社会达尔文主义”。后来影响最为广泛的是社会达尔文主义被纳粹分子当作其作恶的借口,当然现在的种族主义也跟社会进化论是有着深刻的关联。

正文

为啥要在开头介绍斯宾塞呢?因为他的理论是我本文理论的思想来源,还有受他的社会有机体论启发。一开始我很疑惑怎么这么一个看起来很简单的理论能在19世纪成为他的主要思想呢。后来又读了一些社会学家的理论才发现,社会学是很喜欢研究学科交叉和分类研究的。学科交叉方向如社会有机体论,社会进化论等。另一种分类研究就是如爱情社会学,知识社会学等。

本文的思想也主要参考第一种学科交叉方向的研究方法。社会学是一门很深又很浅的学科,因为我们每个人对社会都有着自己不同的理解,所以至今都没有一个公认的定义来解释什么是“社会学”,社会学是在研究什么。好处也是因为研究的复杂面之广,目前没有权威的定义。因为不论怎么定义社会学都显得很狭隘。那么我作为一个初学者也可以定义一下我个人目前认为的“社会学是什么”,这是我比起那些科研大佬的优势,因为我并不用顾及那么多。

我认为社会学是一门研究人类社会运行规律的学科,通过剖析人性本质来了解人类社会的运行规律。

这个规律是什么呢?我们先留下伏笔。如上文所讲,社会学是一门很喜欢研究学科交叉方向的学科。为啥喜欢研究学科交叉,我的理解是因为我们人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高级动物。我们研究自身总很难去剥离出去自身的因素,就像薅自己的头发是很难把自己拉起来一样。身在混沌中很难有成效,但是研究第三者来反映社会规律总能很容易得出一些本质和规律。这样能够把复杂问题简单化,更容易被他人理解。更是因为很多社会规律早已经渗透在人类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之中。

做一个简单的思想假设:假如上帝是存在的,并且是上帝创造了人类。上帝害怕亚当夏娃吃了禁果有了智慧,但又不忍毁灭其成果让人类自生自灭。那么人类又创造了什么?人类害怕什么呢?

有人会说我们创造了下一代,我们的子孙。可仔细想想并不是这样,我们的孩子跟我们是属于同一个层次上的。我们有辈分高低,但在维度上并无高低。那我们创造了什么呢? 我们创造了“工具”。

那么人类目前先进生产力工具代表是什么?是AI,是人工智能,是代替我们重复劳动的机器人。就是如同“上帝”创造了我们一样。那么社会学研究社会规律的本质也就是“社会算法”。

人类社会的进步源于技术爆炸,学会使用工具后使得生产力大大提高。生产力是提高了,但是我们人性并没有大大改善。在社会交换理论看来,人是富有理性的,人在行动时总是精于算计。人在行动时会进行全盘估算,对行动的成本和自身利益加以权衡,尽量做出付出最少利润最大的选择。在适育期异性之间总有着最原始的性冲动,我们似乎总想戒掉骨子里的“人性的弱点”,但我们很少去思考,我们为啥会变成如今这样。

其实,人性变成如今这样都是基因自我优化的结果,也就是达尔文的“进化论”,那么社会变成如此也是存在大量的社会规律和社会算法的。

这些“社会算法”,已经充斥在如Google,Facebook,字节,腾讯,阿里巴巴等这类科技公司的产品里。如TikTok(抖音),YouTube,instagram,Facebook,Twitter等。

这些产品符合了解人类的好恶,基于各种数据算法推荐,人们会对这些产品上瘾。人类的注意力已经变成一个可开采的资源,人们贡献着源源不断的数据。相对于社会学传统的田野调查得到的数据量,网络巨头获取的数据量要大的多,所以他们的核心算法更加符合甚至逼近“社会算法”。

如果把人类社会看成一个整体,我们每个人都是在不断进行版本优化的“算法民工”。我们每一个人都是漫长且绵延不断的算法繁殖链的后裔,人生的终极意义就是不断的优化社会生存算法,最优解的思维早已深入人类骨髓。通过个体算法的自我优化并与其他算法的繁殖整合,以遗传教育传递给下一代完成最终版本迭代。每个个体的算法优化不断贡献“人类社会算法库”。

尾巴

上帝可能真的在发笑,因为你我都是困在社会算法里的人。但也不必为此而难过,因为这便是我们生命的意义。